1.2002年初,创始人成向东老师首先创立了成向东工作室,专心致力于研究心理咨询。   2.随着时间的积累,投身于咨询行业的人数的增多,成向东老师带领一批年轻且志趣相投的心理咨询师,与2009年创办了太原圆成心理咨询研究中心。   3.......
 
   太原圆成心理咨询咨询...
   快乐总有理由
   太原圆成心理咨询研究...
   太原圆成心理咨询师资...
   测试你的暴露度
   大学生人格健康调查表
   测试你的缺点在哪里?
婚姻质量分析   返回首页 > 婚恋咨询
 
 
另类女人的情爱

       xing 爱是个包容一切的东西,宗教的激情也属于性的一部分,不过它往往成为我们口中的某种"升华"。这是性的一条出路--想尽一切法子让它升华!试想一下水银加热后冒着毒气的样子,你就明白升华的整个过程了。 罗米欧说:“跳舞就是要与音乐zuo爱呀。” 朱丽叶说:“所以你不会跟我跳舞,我猜得对不对?” “呀,你的性欲真的很强。” 96 这话很奇怪,没想到前一代人的想法,竟变成下一代人的本能。我们继承了祖母的想法,并且我们在无意识之中行动着,我想这种意识的传递是在冥冥中进行的。观念迅速转变,它会带来人类的迅速变化。我们会变成我们所设想的那种人。更不幸的是,我们已变成祖母设想的那样了。 让我们更加悲伤的是,我们的孩子的孩子,又将会变成我们所设想的样子。这绝对是父辈的罪恶对后代所做的心灵荼毒。因为,我们的心灵肯定没有我们祖母所设想的那么高尚美好,我们只是一群观念的体现者。这些观念大多是些隐讳的,它们永远不会被公众接受,但是作为本能和行为,它们遗传给了第三代和第四代人。 她们都有过什么样的想法和意念呢?我相信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:他们希望与音乐 zuo爱。她们希望人不是达到目的就完事的动物。他们希望在人们手拉手时天堂的音乐慢慢地响起,而一段新的乐章在人们手搂腰时开始奏响。音乐无限变换着,配合着人们优雅的舞姿,就这样他们从zuo爱的一个层次向另一个层次递进。 最后,在zuo爱的顶点到来之前,却是巨大的降潮。这种反差让我们看到祖母的梦境和我们的现实,让我们从此相信没有欢乐的顶峰,只有可耻的降潮。 这就是所谓爱的本身,所有争论的焦点都集中在这个可耻的降潮上。当然争论的焦点本质上仍然是性。只要你与音乐zuo爱,性就是一件美丽动人的事。可是不管怎么样最终到来的总是荒谬的突降。 对许多人来说,莫泊桑是个祖父或者曾祖父了。

       可是他说,zuo爱行为只不过是造物主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。造物主在人们身上种下这些美好而高尚的爱的情愫,但是却又把人们抛入这美好的情境中做可耻的动作,这是一件玩世不恭的作品,这肯定不是出自造物主的手,而是出自一个冷嘲热讽的魔鬼。 可怜的莫泊桑,他想与音乐zuo爱,可是他却无法与音乐zuo爱。于是他把自己一劈两半,一半痛骂着自己的双目,一半却更起劲地交欢。 现在人们变得更聪明了。男人一定要与音乐zuo爱,在弦琴和萨克斯的伴奏中,女人一定要让男人zuo爱。这是人们内在的需要。我们的祖父和曾祖父在zuo爱时把音乐给忘却了,所以到了我们这辈就只能顾音乐而忘zuo爱了。我们必须与音乐zuo爱,我们必须完成 97 祖母的梦想,它终于变成了我们内在的需求和潜在的动力。 现代的大众舞蹈毫无“性感”可言,是违背人们的性需要的,我们必须与它们划清界限。更直接地说,现代的爵士舞、探戈和查理斯顿舞是与zuo爱作对的。 因此,教会竭力反对跳舞和“与音乐zuo爱”就显得毫无意义了。教会和社会一般都对性没有很深的厌恶,不过这样看来,他们反对与音乐zuo爱就显得更荒唐了。 xing 爱是个包容一切的东西,宗教的激情也属于性的一部分,不过它往往成为我们口中的某种“升华”。这是性的一条出路——想尽一切法子让它升华!试想一下水银加热后冒着毒气的样子,你就明白升华的整个过程了。道德与“升华”的性确实没有什么利益冲突。很多美好东西也都从属于“升华的性”之列。道德、教会和现代人类仇视的只是 xing 爱。 道德是什么?我认为它不过是多数人本能的反感而已。比如现代的年轻人已经开始逃避xing 爱了。虽然他们喜欢性,可是他们心里又厌恶xing 爱,即使当他们xing 爱时也是这样。玩这游戏,玩具是自己的,不玩这个又玩什么呢?

       可是他们不喜欢这个,他们只是以自我欺骗的方式在这样做着。骑在床上的动作一结束,他们就开始要与音乐zuo爱了。 如果年轻人真的不喜欢xing 爱,他们会很安全。对于爱情,他们会完全依照老祖母的梦想,完全因为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结婚。我们的祖父和曾祖父们的爱情很单纯,他们没有音乐做伴,他们只是为了xing 爱。这是事实。所以音乐就全留给梦了。那个梦是这样的:两个灵魂伴着长着六个翅膀的天使,在轻柔的音乐中交合。人们这三四代人正是梦做的肉体,是一种被人强加的寄托。前辈梦想的爱情是排除一切粗鄙之物,排除性交之类的东西的产物,爱情意味着纯粹的平等和谐。现在的年轻人实践了这个梦,他们谈情,又十分厌恶xing 爱,他们只是在证明他们能干这个而已,就这样他们有了孩子。 他们的爱情是与音乐的结合,唱机和无线电为每一个小家庭都配上了音乐,他们终于可以跳上美满的小步爵士舞了。这种幸福美满意味着友爱、容忍和分享一切。你们就这样与音乐结婚吧!这音乐的伊甸园里有一条半死不活的蛇,它或许是使人们姓交的最后一丝微弱的本能,它或许是驱使已婚夫妇为双方器官的不同进行交火的动力,同样也是它阻止了他们成为一对相同的肉体。不过我们现在聪明了,我们利用人们剩下的惟一 98 的智慧,很快把这耻辱的行为全忘光了。 我们正是老祖母的梦之产物,我们弱小的生命被一双手捏着,一双粗糙无力的手。 当你在舞厅里看到现代舞者与音乐zuo爱的时候,你不禁会问:我们的后代会跳什么样的舞蹈呢?我们的外祖母跳的是四对舞和方块舞。我想那时候华尔兹对她们来说,是一种下流的东西。而我们曾祖母跳的却是小步舞和罗格·德·考瓦利斯舞,可能她们还会跳一些活泼的乡村舞。这些舞蹈的作用是加快血液的流动,促使男人接近姓交。 就在她旋转跳动时,我们的曾祖母梦想着的是温柔的音乐和某人的怀抱。并且她想和这个高雅的人,在温柔的滑动中结成一体,她认为他不会粗鲁地推她上床姓交,而是永远拖着她在黯淡的景物中滑行。她可以彻底甩掉毫无快感的姓交,那是她眼中的世界末日。 曾祖母被抛上床,她们的男人就像一头怪兽在不停地震颤。而她梦想的男人是只有肉体的灵魂,不是令她生厌的粗鲁的男人。她梦想着的是集所有的男人于一身的人,她梦想着的是超越狭隘的个人主义的人。 她们的曾孙女就会让男人们带着她开始与音乐zuo爱。似乎音乐就是一个男人,就是所有的男人的化身。如果有一个男人和她一样喜欢与音乐zuo爱,那么她将总在人们的怀抱里,不是一个人的怀抱,而是整个现代人的怀抱。同样现代的男人在与音乐、与女人 zuo爱的时候,他也会把所有的女人当成一个女人。这多少有点像波德莱尔了,因为他总是与自然贵妇的大腿zuo爱。 但是,我们的曾祖父仍做着什么都没有的姓交的梦。 现代女人,总是伴着音乐在男人怀抱里滑行而过。她在与男人面对面跳着查理斯顿舞时,她的灵魂处在什么样的梦境之中?如果她渴求的仅仅是跳舞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,更别说梦了。

        女人永远不会感到满意。如果她已经满意了,那么查理斯顿舞和黑底舞就不会挤掉探戈舞。她不满意,甚至过了一夜后,她就比她那被姓交企图有所激动的曾祖母还不满足。她的梦尽管还没有上升到意识层面,却更可怕,更有害。 这个十五六岁的姑娘,她的梦到底是什么?能是什么?她的梦是什么样,她的孩子、 我的孩子或孩子的孩子就会变成什么样,就如同我的梦是精子一样,她的梦就是卵子,这卵子构筑了未来的灵魂。 她能够梦到的东西已经很少了,凡是她想得到的,她都能得到。要所有的男人或一个都不要,她有选择的权利,因为她是她自己的主人。并且她可以从中选择,在无尽的音乐之路上滑行,享有一份无休止的zuo爱。如果她乐意在尽头被抛入姓交之中也可以,不过她总在喋喋不休地证明姓交多么像猴子的行为。 她什么都可以做,所以,也根本就不用想得太多。她没有欲望,甚至做的梦也是残破的。她可能有残破的梦,她最后的希望是没有梦可以做。 生命就是这样,是睡和醒的事,不要梦是不可以的。男人女人都不能摆脱梦,甚至这个深受人们赞许的女子也梦着什么,只是她、我们和他不知道而已。那可能是个超越绿宝石和美元的梦。 那女子泯灭了的梦是什么样的?她永远也不知道,直到有人告诉了她。经过一番轻蔑的否定后,她会逐渐地明白这梦意味着什么,这梦会渗透到她的子宫里。 这女子的梦是什么样的,我无从知道。但有一点我是明白的,就是它同眼下的生意完全不一样。梦与生意,永远不能相提并论。不管她梦到了什么,都不会是“与音乐做爱”,更别说别的什么了。 我在塔吉尼亚,观看伊特鲁斯坎墓穴中残留的壁画时,突然想到:可能它是在重新捕捉人之初的一个梦,永远不会结束,永远不会被完全展示。那画上,跳舞的女人穿着带鲜艳花边的透明麻衣,与裸体的男人对舞,她舞姿曼妙,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。她们的样子很美,是永不枯竭的生命。她们跳的是希腊舞,又不完全像希腊舞那样。这种美不像希腊的那么单纯,可是它更丰富,更让人沉醉。 在罗马人毁掉这些壁画之前,伊特鲁斯坎人并不像希腊人那样为悲剧所缠绕。他们看上去有一种特别的散淡气质,很清新、自然、有人情味却不被道德所束缚。很明显,他们并没有用道德去规范自己的行为。他们不像人们这样,必须要规定什么行为合乎道德标准,什么行为不合乎道德标准。他们对生命似乎怀有一种强烈的感情,认为活着就是一种幸福,就是一件好事。甚至,死对他们来说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。  事实上,神的规律会按时抹掉一切,包括它自身。如果说,那践踏一切的罗马人的力量就如同神的规律,那我就该放弃它,去寻找另一个神圣。 我确实相信,这短发的现代女子灵魂深处拥有许多不确定的梦,梦的就是我眼前的伊特鲁斯坎女人,伴随着笛子悠扬的乐声,忘情地与狂舞的裸体小伙子对舞。

       他们跳着舞,不紧也不慢,既不反对姓交也不那么急于姓交。 伊特鲁斯坎人的另一个习俗是,到处都有yang wu象征。所以,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而且他们都为这象征献上了一点小祭品,把它看做是灵感的源泉。他们把它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不会像人们一样对此牵肠挂肚,难以释怀。 这里的男人都不穿衣服,他们一身古铜色的肌肤就全当衣服了。伊特鲁斯坎的女人对此并不在意。人们不在乎赤裸的牛,也不会给爱犬穿上小衣服,人们追求的不就是自由吗?如果奴隶是赤裸着冲跳舞女人快活地喘着气,如果她的伙伴是裸着的,而她也穿着透明的衣服,还有谁会理会这个?没什么可羞耻的,跳舞就是惟一的快乐。 这就是伊特鲁斯坎的舞蹈使人愉快的地方。既不是为避免姓交而与音乐zuo爱,也不是在铜管乐伴奏下冲向姓交。他们是在用生命跳舞。说到他们向象征yang wu的石柱奉献上祭品,那不过是因为他们浑身充盈着生命的活力,同时他们内心又满怀希冀,并且他们相信生命是yang wu给予的。 他们向奇形怪状的女性象征奉献上祭品,就摆在女性的子宫口处,这是因为子宫也是生命的源泉,也是舞蹈动作力量的源泉。 人们把跳舞简化成了两个动作——要么直接跳向姓交,要么通过滑动、摇摆和扭动来诱发姓交。与音乐zuo爱是荒唐的!音乐是用来伴舞的!现代的女青年对此深有感悟。 我们就该伴随着音乐一起跳舞,不断地舞蹈。伊特鲁斯坎的女青年在二千五百年后仍快活地跳着舞。她不是在与音乐zuo爱,她的男伴也不是。她只是要跳出灵魂的存在,她一边向男人的yang wu献上祭品,一边向女人封闭的子宫奉上祭品。所以,她像一股生命运动的喷泉。和她对舞的男子,也是这样的。

发布时间:2012-1-5 16:39:45 阅读:3461次 来源:
 
公司地址:总部:太原市长风街西口恋日温泉A座2106室 分部:郑州市意大利国际大厦A座505室
电话:0351-5250159 13038081294 邮编:030021 传真:0351-5250159 邮箱:692181294@qq.com
Copyright 2009太原圆成心理咨询中心 婚恋心理咨询 山西太原心理咨询师 山西太原婚姻心理咨询 太原心理医生 成向东.
 
在线咨询
在线咨询